“离职摆摊群”里每个人都想骗我辞职
【字体:
“离职摆摊群”里每个人都想骗我辞职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群里聚集了各行各业的社畜同仁,一边吐槽着工作,一边积极为地摊经济建言献策,分享出一个个实用攻略——“新手摆摊必踩的十大陷阱”、“如何从摆摊发家致富”、“互联网摆摊传奇”

  发展到半夜,这个群俨然变成了“全员离职创业摆摊群”,感觉每个人都备好了辞职信,第二天一早就要风风火火摆摊去了。

  瞧瞧最近的热搜和霸屏,到处都是“地摊”的影子;再看看股市,地摊经济概念股纷纷涨停。

  万万没想到,一度被人淡忘的“地摊”,如今上演了一出“曾经你对我爱答不理,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”的“复仇”戏码。

  火到连广场大爷都没错过这波风口——公园里、广场上,老头跟老太太吹的牛皮,都改成了“想当年哥在某某地段练过摊儿”……

  还没在直播间坐热乎的互联网CEO们,更是抵挡不住“地摊经济”的诱惑,纷纷走向街头,想要抓住这新的市场风口。

  但其实早在这波风口之前,“地摊”就是个神奇的地方,包罗万象,几乎可以容纳所有商品……只有顾客想不到,没有摊贩们卖不到。

  那些诸如套圈儿、打气球、耍猴戏的把戏,虽然看起来又村又土,却每每能把人聚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堆儿。

  还有摆摇摇车的小摊,都会吸引孩子投上一枚硬币,在诸如“爸爸的爸爸是爷爷,爸爸的弟弟叫叔叔”这样的BGM中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对吃货来说,地摊还是美食的天堂:油晃晃的烤肠、香喷喷的炸鸡、入口即化的麻辣烫、Q弹十足的煎年糕、抹上海鲜酱油的鱿鱼须子、裹满时令蔬菜的卷饼……想想都让人忍不住咽口水。

  甚至很多在超市里、电商平台上罕见的稀缺商品,好比什么大力丸、虎皮膏药、天山雪莲、西域藏红花等药品,我们都可以在地摊上看到其踪迹。(当然真假就是另一码事了)

  此外,地摊还承包了生活一条龙服务——从手机贴膜到修理下水管道、天花板,样样不落空。

  至于这两年在社交平台上如火如荼的知识付费,在地摊面前也不值一提。想想看,网络占星师才流行了几年?火车站旁边摆摊算命的,人家在地摊上干了几年?

  综上,地摊的本质其实是个万能的平台,可以在其中做任何我们想象得到的生意。

  事实上,这次“全员地摊”一出动,大家交流起来,才知道身边的同事、朋友,甚至家人,其实都是“练家子”——都或多或少有过练摊经历,真·全员地摊。

  现在很多成功企业家,都有过摆地摊的经历。互联网大佬马云,曾经在地摊卖过书、卖过鲜花、卖过小礼品;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,40岁了还在中关村摆地摊倒腾运动服、电冰箱;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创业初期也不过是摆摊卖光盘、刻录机的普通商贩……

  学生时代,你也一定遇到过学长学姐们摆的地摊,甚至有可能,你就是这个学长学姐。

  在“地摊经济”炒得火热之前,大家更常看到的摊贩,其实还是一些老人、下岗工人亦或是其他生活有困难的人。

  这些人摆摊不是为了谋求什么市场风口、资本红利。他们摆摊可能是为了糊口,也可能是为了凑足孩子上学所需的费用。

 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,这些被地摊养大的孩子普遍比较早熟,因为这些孩子常常需要帮助家长看摊子、收零钱。机灵的孩子还或许被摊贩家长安排放哨的活儿。

  为啥大家都想离职去摆摊?这事儿放我们摆摊群一分析——害,还是因为便宜呗。

  相较于“一个月中有25天为房东打工,剩下几天才是利润”的实体生意人,地摊商贩付出的场地费用可能仅需一块钱——

  花一块钱买份报纸,A版和D版扑在地上摆放商品,B版折个帽子挡太阳,C版留着解闷时看上一看,瞧瞧,这生意做得多么舒坦。

  初摆地摊的人,大多不需要占用多少启动资金。甚至一些从事服务业的摊贩,比如擦鞋匠、修车摊、配锁摊,可能只需要买些工具便可以做生意。这对生意新手们是极其友好的。

  在前期投入方面,地摊甚至优于网店。这一点也很容易理解,比如地摊不需要像网店那样花钱设计页面,也不需要投入引流费用。

  甚至库存压力也没有,实在地摊卖不掉,转手某鱼卖掉、某猫退掉,分分钟周转资金。

  举个例子,那些内向的、不善交流的人就不适合摆地摊。想要成为地摊界最靓的仔,就得有出道做rapper的觉悟。

  初入行的摊贩们常有三大经商错觉:我的投入一定会有回报,我选的货一定最好卖,我的货一定能卖完。

  结果这些细节让人忘记了客观评估市场,也忘记了客观评估自己是个吃货,最终导致很多摊贩出师未捷身先死。

  还有一点,出于管理,卫生等方面的考虑,地摊经济始终是一种带有争议的生意,这就需要摊贩们有良好的协调能力、突发事件处理能力。

  但必须承认的是,“地摊经济”对于搞活经济、缓解就业压力等方面确有可取之处。

  自今年3月中旬至5月21日,全市设置的临时占道摊点、摊区为2234个;允许临时越门经营的点位是17748个;大型商场占道促销点是82个;允许流动商贩经营店是20891个;据不完全统计,成都自坚持“五允许一坚持”政策后,全市增加就业岗位超10万个,餐饮复工率高达98%。

  而在经济发展史上,我们也可以看到每一次给予流动摊贩政策空间,国内失业率便有一定的下降。

  比如《个体工商户条例》从2009年征求意见,到2011年发布,后经2014年、2016年两次修改,国内失业率从2009年的4.30%降至4.02%。

  不说了不说了,上流君也要收拾收拾去摆摊了,各位走过路过记得赏个“在看”啊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